□金陵晚報記者 於志兵
  “不能光看沿街,多到背街小巷轉轉!”這是近期不少市民對我們記者的建議。昨日,根據讀者提供的線索,記者來到一些地段探訪,發現有的地方幹道、輔路和街巷之間的環境落差,有點超出我們的想象。
  道路出新形成馬路陷阱
  在虎踞北路整體出新後,錶面看非常漂亮。
  然而,在該路與北京西路交叉口北側,南京藝術學院西門正對面,一家單位門前,原有十幾個停車位,但自從虎踞北路整齊劃一地出新後,這其中的一半車位,就成了“廢車位”。
  道路直接拉平,和這一排車位之間產生了垂直落差,邊上接著硬路牙。落差最大的部分,足有20釐米。
  從道路到車位,由此割裂,而且沒有任何警示標誌,成為隱形的陷阱——每當天色漸暗的時候,到此停車的人根本弄不清楚狀況,一頭倒進去,轟的一聲,底盤被磕壞。
  一排數個車位,能看不能停。市民王先生是受害者之一,他的車輛受損是一個月以前的事了:“任誰也想不到這裡會有這樣的陷阱,就為了好看,城市好看了,卻不實用了。”
  如今一個月過去了,昨天上午記者再度探訪現場的時候,發現問題依舊。比起之前一次查看,“斷層”位置的大理石臺階出現了不少白色的痕跡,可能有更多的車輛中招了。這個“隱形臺階”的存在,是非常突兀的,不僅停車的司機,就連走路的市民,也可能誤踩上去而跌倒。
  距離五百米景色一天一地
  從天津新村拐上水佐崗附近,這條城市輔路比起豪華氣派的虎踞北路,少了一些奢華,但一樣清清爽爽,沿路基本看不到任何髒亂差破,但空中的電線略有些亂,整起環境水平比隔壁的虎踞北路稍差一點點。
  巨大的落差,從拐彎向內幾米處的水佐崗15號小區開始:繞過大馬路後,眼前的髒亂差破,讓記者吃驚:儼然一下子回到了上世紀八十年代。
  空中電線亂七八糟,人們在電線上晾衣服曬被子。沿著老舊的居民樓,搭著不少違章建築,這些低矮的違章建築上,被晾曬了很多的生活用品,增加了凌亂的感覺。
  門前的地方,紛紛被侵占,蓋起了各種材質的“房子”,磚頭的、木頭的、玻璃鋼瓦的,層層疊疊。電線耷拉下來,人們用破舊毛竹再度頂起來。
  記者發現,整個水佐崗南側的小區里,這樣的問題比較普遍。
  一等景觀旁邊是髒亂差破
  虎踞北路、水佐崗的裡外對比,並不少見:在中山北路湖南路背街處的樂業村,這個一腳跨出去就是中山北路湖南路的街巷裡,髒亂差與外面的世界,對比異常明顯。外面的世界整齊劃一,而15日下午,記者一走進這個巷口,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一排棚子,可能是為了防雨,棚子上被披上了大塊的廣告布,從成色來看,這個棚子存在不短的時間了。
  往裡空中電線凌亂,部分地方電線亂得如同扯得亂糟糟的蜘蛛網,上面還憑空掛著電燈泡。
  一塊塊廣告牌,大的大,小的小,高的高,矮的矮,密密麻麻地鑲嵌在牆壁的各處,花花綠綠很是凌亂。往前沒多遠,就是湖南路步行街,穿過這條路,就是裴家橋,但裡面髒亂差也異常嚴重。一家小型飯店將雜七雜八的東西全部堆到了花壇里,整個花壇,只能看到雜物,綠色基本沒了。
  樹上吊著衣服,門前放著板凳,花壇里是雜物、掃帚,這樣的現象,在湖南路步行街東側的裴家橋附近,司空見慣。
  鏟掉“辦證”來了色情小廣告
  輔路上的問題也有一些:在接中山北路的鼓樓街上,記者註意到,沿街分佈著眾多的電燈桿,從上面的痕跡來看,之前曾被人張貼了不少“牛皮癬”,據介紹,這些“牛皮癬”,以辦證之類的為主。
  現在,這些“牛皮癬”基本被清理掉了,但記者發現,清理的方式極為“粗獷”:直接刮掉,颳得看不見字或者用一種和燈桿顏色不同的東西一刷,原先的髒亂差沒有了,新的髒亂差代替了原來的。
  不僅如此,被刷被清後的地方,還迅速成了其他種類的“牛皮癬”的樂園,記者發現,從鼓樓轉盤西北角到中山北路一段區區五六百米的距離,現在燈桿下部被人貼上了不少色情小廣告,內容以招嫖賣淫為主,大部分小廣告上滿眼是穿著暴露的女郎。
  淵聲巷裡髒亂差。 本組圖片 金陵晚報記者 於志兵 攝  (原標題:迎街真鮮亮 背街真髒亂)
創作者介紹

ehxjgwnryq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